湖北广水法院146个编制塞267人 80人有审判资格

2014年12月3日,周三工作日,湖北随州市的县级市广水市人民法院办公楼内,近半办公室锁着无人。这种冷清的办公场面,与广水法院人员规模极不相符。广水市政法系统一名官员向记者透露,广水法院超编严重,法院只有146个中央政法编制,但现有在岗人员约267人,超编100多人。

“广水法院,现在是全国基层法院超编第一名!”一名曾在该院工作过的科级官员半开玩笑地说,“那些没有政法编制的人,没有得到省高院认可,也没有审判资格,但有地方财政编制、干部编制,靠地方财政养。”

广水法院长期人员超编的大背景下,法院法官岗位严重人员不足,法官数量和素质堪忧,法院的管理亦呈现多种乱象。广水法院纪检组长蔡水平介绍,这些超编的人大多数是在十多年前进来的。因为超编严重,这十来年法院没怎么进人。目前,有审判资格的只有八十多人。在一些政法系统人士眼里,广水法院怪象也是中西部一些地方基层法院现状的缩影。

三种人清退不了

被安排进法院的关系户太多,主要有三大类:法院干部子女、广水市官员们的亲属和其他社会关系

多名广水政法官员介绍,法院超编很大程度是因为被安排进法院的关系户太多。一名离职法官介绍,这个群体主要有三大类,法院干部子女、广水市官员们的亲属和其他社会关系。

“过去法院有个土政策,法院每个班子成员可解决一个子女到法院工作,中层干部也能设法安排。但只能是子女,兄弟姐妹不行。”一名知情人士介绍。一名曾在广水法院担任领导职务的官员承认,他女儿在上大学期间就被安排进了法院,成为法院职工,在法院领工资,领了至少6年。“当时不仅是我的孩子,其他院领导的孩子也在上学时就进了法院,在领工资。”这名官员称,跟他女儿一起吃空饷的,还有不少法院中高层领导的子女。

上述官员介绍,大量法院干部子女进入法院,后来引起举报。他女儿研究生毕业后到上海就业,就把工作关系转走了,不再在法院领工资,但过去领的工资也没退。

另一个群体是广水市各类官员的亲属。一名已离开法院的老法官介绍,过去该院还有市委领导的女儿、市人大领导的儿子等领导子女被安排进法院。

上述离职老法官介绍,该院有一名副庭长一直很少上班,办的案子也很少,不懂法律,连法院最简单的“支付令”都不会写。但她父亲曾是市委领导、哥哥当时是某局局长。为让她得到提拔,法院有关领导把该庭其他人办的案子带上她的名字,让她达到一定业绩。经过一番操作,此人被提拔为副庭长。

不仅法院一些重要岗位被官员亲属占据,连司机岗位都有人看中。“我当庭长时,司机是人大一个领导的亲戚,打招呼进来的。”一名曾在法院任职的人士说。

“这些人大多没有审判资格,但有财政编和干部编。有些人很久不上班,但一样拿工资,把他们调到哪里去他们也不去。”上述老法官说,法院有一名工作人员一直在北京做生意,多年不上班但一直拿空饷。

记者调查获知,十多年来,广水法院历任院长都没有真正对超编人员进行清理。“这些人都有官方背景,没有领导愿去干得罪人的事情。”一名熟知法院情况的政法界人士说。

编辑:SN146


因为爱情

在伴着泪水与哽咽的哀痛氛围中,“又相信爱情了”的年轻人们,正集体把目光投向街头那对夫妇——只见,一位头发齐整的老头瘫坐在结冰的地面,满脸哀痛,怀中抱着他刚死去不久的老伴,紧紧不放手,喃喃自语道:“我就想最后再抱她一会儿,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严厉谴责色情场所挂国旗

抛开无耻先别说,让嫖客在性交易场所把自己意淫成“领导干部”,有什么意义呢?想来想去,可能这种手段有助提升洗浴中心的“逼格”和提升嫖客的“性欲”吧。


乌克兰日记:美女真愿嫁中国

中国“学渣”到乌克兰娶美女爆红网络,这是一种无奈,一种物质价值观压迫着中国人的无奈。乌克兰美女愿嫁他国,也是一种无奈,这是在一种时代和他人的政治利益斗争中寻找生存和发展的无奈。


必须追究冤案制造者责任

近年10起特大冤案中,赵作海案、浙江叔侄案、萧山5青年抢劫杀人案等3起冤案已经进行追责,安徽于英生冤案已启动追责程序,暂无下文;其他案件均未明确启动追责程序。冤案平反后却不追究相关办案人的责任,等于河流的污染未被肃清,同时严重损害法律的尊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