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4人被批搞政治攀附 已是省部高官还想攀附谁?

来源:新京报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魏民洲(曾任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等职)已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魏民洲 魏民洲

8月3日,中纪委通报了对魏民洲的立案审查结果。其中采用了“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政治品行败坏”表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搞政治攀附”——这是今年5月以来,中纪委通报落马高官的问题时,开始采用的新表述。

第一个被指出“搞政治攀附”的“老虎”,是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5月2日,中纪委通报陈树隆的问题时称“毫无政治信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严重扭曲,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政治上攀附、经济上贪婪、道德上败坏”。

这之后,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文科、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以及魏民洲,均被指出“搞政治攀附”。

李文科,“为自己提任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为搞攀附输送巨额利益,大肆卖官鬻爵”;姚刚,“为搞政治攀附,利用职权为他人及企业提供帮助”;魏民洲,“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政治品行败坏”。

上述四人陈树隆、李文科、姚刚、魏民洲都是省部级官员。

先看看陈树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落马前,陈树隆有个称呼“最懂国债的副省长”,指的是其金融任职履历。1995年,时任安徽省国债服务中心主任的陈树隆(正处级)在“327国债事件”中崭露头角,之后获提拔,先后担任安徽省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副厅级)、省财政证券公司总经理、国元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等职。

“亦官亦商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多年,玩得风生水起”。据知情人透露,中央巡视组在安徽开展第一轮巡视时,陈树隆申报个人资产3000万元,在安徽所有干部中排名第一。落马后,陈树隆自己交待,个人资产有1亿多。评论人士引用中纪委问题通报中出现的“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表述,认为陈树隆“靠‘政治攀附’赚大钱,赚了大钱再去攀附孝敬”。

再看看李文科。

2004年至2012年这八年间,李文科一直担任铁岭市委书记。此期间,李文科被曝多次谋求升迁,“买官”,他也曾数次被提名为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候选人,可由于举报等原因,一直未能“如愿”。直到2012年1月当选辽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成为省部级官员。

 李文科 李文科

值得注意的是,辽宁贿选案逐步揭开的案情显示,2012年至2013年,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多名当选的副主任涉嫌贿选,包括王阳、李峰、郑玉焯等等。

那么2012年1月,李文科成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这次选举,是不是也有贿选问题,搞政治攀附?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通报李文科的问题时指出,其“为自己提任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据报道,2012年当选辽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后,李文科表现奇特,如同长出了一口气一般,还情绪激动,跟当时的辽宁省领导们握手时一再表达感谢。

还有姚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自2015年8月8日的《令完成的朋友圈:至少有四位官员落马》一文,剖析过令计划弟弟令完成的“资本运作能力”。在创业板井喷时期,其控制的私募基金汇金立方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汇金立方投资过7家公司,这7家公司均快速在A股上市,其中6家都在创业板。而在此阶段,掌握发审大权的正是他的老乡姚刚。

 姚刚 姚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四名搞政治攀附的高官,四川省委2015年1月发布的巡视整改报告提到:彻底肃清周永康严重违纪违法给四川政治生态和经济秩序造成的严重危害和影响。全力配合中央查办重大案件。对省内涉及周永康案的大案要案,省委鲜明提出所有线索都要逐一核查,无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严肃查处攀附周永康,搞官官勾结、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至少四名曾在四川任职的高官与周老虎有交集,四川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四川省政协原主席李崇禧、四川原副省长郭永祥、海南原副省长谭力(长期在四川工作,曾任成都市委常委、广安市委书记、绵阳市委书记等职)等。

李春城的判决书显示,“在周永康(另案处理)的授意下,违反相关规定,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提供帮助,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