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两条地铁新线9月底试运行 4车站将甩站通过

在地铁14号线大望路站,施工人员正在进行车站主体及与1号线换乘通道的内装修工作。 记者 孙戉 摄
在地铁14号线大望路站,施工人员正在进行车站主体及与1号线换乘通道的内装修工作。 记者 孙戉 摄

黑色的大理石地砖一块就有100多斤重,姜操平和工友一人抬一边,小心地铺在撒着水泥的地上,边角处再用锤子凿实,最后压着长条木块检查是否平整。一天下来,他已经在地铁14号线大望路站的站厅铺了20多平方米。

这是地铁14号线中段施工进展最快的车站,站厅层和站台层地砖即将铺设完毕,立面墙板和吊顶开始安装,站台两侧的屏蔽门也已经矗立。“再有一个月,装修就能完成,样子就跟现在运营的地铁车站差不多了。”地铁14号线大望路车站项目经理苗春刚对记者说。

根据规划,大望路站将是地铁1号线和14号线的换乘车站。规划图纸上,14号线大望路车站位于1号线车站的东北方向,中间以一条“L”形换乘通道连接。昨天,记者也特意从14号线车站换乘厅西侧入口走进换乘通道,行走约200米后到达扶梯,再走50米左右便进入了地铁1号线站厅层。步行整个通道,全程大约3分半左右。

“换乘通道全长260米,未来乘客在此换乘大约需要5分钟的时间。”苗春刚说,目前土建工程已经基本完成,工人们正在安装各路管线。

由于已经确定地铁14号线中段金台路到北京南站在今年年底开通,目前这16.2公里地铁线路已经进入最后的施工阶段。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公司三中心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目前该工程装修、设备安装、车站附属结构已经基本完成一半,本月将完成长轨铺设,实现轨通。“计划在今年9月,地铁14号线今年开通段将进行列车空载试运行。”这位负责人说。

14号线力争开通9座车站

2013年5月和2014年12月,地铁14号线的西段和东段已经相继开通,而今年年底开通的一段则是14号线中段的大部分,东边连接金台路站、西至北京南站,中间仍有5公里因丽泽商务区规划尚未落定而无法开通运营。

据介绍,地铁14号线中段今年开通16.2公里,涉及13座车站,分别为红庙、大望路、九龙山、平乐园、北工大、南八里庄、十里河、方庄、蒲黄榆、安乐林、永定门外、陶然桥、北京南站。不过由于施工进展和远期规划等原因,已经有陶然桥站、红庙站、南八里庄站、平乐园站确定无法开通,将甩站不停车,而九龙山站则正在抓紧施工中,力争年内开通使用。

除了与地铁1号线实现换乘的大望路站外,地铁14号线中段布局着多座换乘站,换乘密度在本市地铁线路中也都少见。规划设计图显示,九龙山站实现与7号线换乘,十里河站实现与10号线换乘,蒲黄榆站实现与5号线换乘,北京南站站实现与4号线换乘,永定门外站将与建设中的8号线三期实现换乘,十里河站将与规划中的17号线换乘。

从换乘上看,几个与既有线换乘的车站都相对方便。除了1号线换乘通道因周边环境限制而较长外,其余4个换乘站换乘通道均在100米之内。尤其是5号线的蒲黄榆站,换乘通道只有20米长。

昌平线二期铺轨90%

另一座年底开通的地铁线——昌平线二期也正在进行紧锣密鼓地最后施工中。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公司一中心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昌平线二期的车站、区间主体结构全部完成,装修、设备安装已经完成了55%,车站附属土建工程部分已完成了80%,全线铺轨已完成90%,预计在9月底进行列车空载试运行。

已经开通的昌平线一期长约21.3公里,南起13号线西二旗站,北至南邵站;而正在建设的昌平线二期全长10.6公里,将从南邵站向北延伸,依次经过昌平新区站、水库路站、昌平站、十三陵景区站,直达涧头西站,全部为地下线路,也真正进入到昌平城区。根据计划,昌平线二期年内开通,开通后从最南的西二旗站到最北的涧头西站,预计需要40分钟。

“二期开通后,除了住在昌平城区的市民往来中心城区更方便外,到十三陵旅游的游客也更加方便。”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说,昌平线二期经过十三陵景区,虽然该站与十三陵主要景区门口仍有1.5公里的距离,但规划显示,十三陵景区地铁站附近将设置旅游车集散广场,通过接驳公交车的方式,从地铁站直达十三陵景区。

值得一提的是,昌平线除了今年开通的这一段外,还会有进一步延长的计划。这位负责人透露,昌平线目前正规划与地铁9号线在国家图书馆站相连,不过目前这一延长方案还处在规划部门审批阶段。(记者 曹政)

编辑:SN05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僵尸肉”真的不能吃吗?

如果把科学和现实分开。孟秋认为,应该受到谴责的不是科学,而是那些从科学知识和技术当中看到赤裸裸利益的黑心人。这不是政治正确,而是伦理正确,不容置疑。


被拐的孩子为何不认亲生父母

这二十年,自责,从来没有一刻离开过他的身体。直到今天,他还在责怪自己,为什么他要睡午觉?为什么没让孩子在自家屋里玩?为什么听见打雷声才醒?为什么不会潮汕话?….让孩子委屈了这么多年,全都是他一个人的错。对一个父亲来说,自责,比找孩子的难,更煎熬。


为了孩子,对滥用抗生素说不

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2013年中国抗生素使用量惊人,一年使用16.2万吨抗生素,约占世界用量的一半!其中52%为兽用,48%为人用,超过5万吨抗生素被排到水土环境中。


朋友圈拉票是另一种拼爹游戏

让孩子绑架亲情,进而逼其父母绑架友情,此为不道德;而根据假得不能再假的朋友圈投票,来决定孩子能不能评优、能不能在比赛中晋级,这种做法对孩子极不负责任,其不公平不公正,与我们平常所说的“拼爹”异曲同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